转载:神话母亲话神童

发布日期:2014-07-05    浏览量:3993    来源:网易新闻(北京晚报)    作者:

分享:

神童多半在高考中显山露水,小露峥嵘。水落石出的一个个神童故事,在年复一年中络绎不绝。话说今年高考又抖搂出一些神童胚子,一个10岁的福州男孩,超出理科一本线68分,这年龄搭配这分数,看似具备了神童的气韵,不过距离孩子心中的麦加—中科大少年班的录取标准,至少分数还是略显寒酸,算不得擅长考试的北京神童,也需要高出一本线100多分才有希望。

所谓神童,准确说是超常儿童。在高考中脱颖而出的神童,是通常意义的智力超常儿童。当然,在音乐、舞蹈、文学、绘画等大赛中崭露头角的,也是专门领域的神童。神童并非是存在于准爸妈心头梦间的不可知,以及现爸妈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不确定,而是切切实实的客观存在。这个道理不难理解,人群的智商呈正态分布,阿甘和仲永同在,只是两个极端比例都很小,大约1%至3%。

北京市14岁以下儿童大约200万,神童至少也有2万,这算一个说多不多说少不少的数字。还好,育民小学、育才小学、八中少儿班的坚持,还是给了部分孩子接受超常教育的机会,展示首善之区的现代教育理念。不少国家的超常儿童教育已趋于系统规范,确实当回事,真金白银砸进去,美国和新加坡直截了当叫作天才儿童培训中心、天才教育计划。

对于神童,各方人等都要有平常心态。卓然于群的神童,自然天成,哪个家庭迎来这么一个天使,就是天上掉馅饼。得之,不必大喜过望,不得,不必灰心丧气。最忌讳的是父母们浓得化不开的神童情结,使出浑身解数,欲与天公试比高,试图把神童这可遇不可求的稀缺物种,变成人定胜天的人工制造产品。

号称能制造神童的生产流水线,从备孕就各种号令不消停,出生后更是机关算尽。君不见,不到一岁就在摆弄水分子模型,一岁就在看显微镜,两岁就会九九表正负数了。不是不可以把氢氧原子当拨浪鼓,也不是穿着尿不湿就不能探索微观世界,只是不要被“神童制造商”蛊惑人心的口号—“每个孩子都是天才”,弄得分不清东南西北。

天才如同十月怀胎,神童不会一直深藏不露,也断然逃不过当今家长的火眼金睛。待孩子显山露水,再顺势诱导的父母,才算明智。这怀才不露的期间,就算父母眼拙,委屈了神童,茅房瓦舍,粗茶淡饭,斗大的字不识一个,都夺不去神童之神气。神童,可不仅只是比同龄孩子多背了唐诗三百首,比同龄孩子早认了2000字来判断的。一些名不副实的神童,可能仅只是发育早些,或者下苦力识字、背诗,等到年龄不再成其为优势的时候,就承载不起父母的神童期盼。

智力发展超常的真神童,如果像方仲永那样忙于走秀赚银子,泯然众人就是好结局了。这是一个智商必须和情商比翼双飞的时代,这是一个阿甘和野百合一样也有春天的时代,神童的荣光要光耀下去,非智力因素的权重越来越大。不过,领袖气质、团队精神、顽强斗志都是可以培养锻炼的。无疑,现在的超常教育就一直在努力。中科大少年班的教育理念就是在大学这个不寻常的社区里,“让兴趣和优势,得到最大限度的扩展和支撑,让充满理想和智慧的想法和做法,得到充分的肯定和宽容。”

神童和神童教育,捧杀和棒杀不妥,拔苗助长人为制造不应该,发现和引导才是正道。已过而立,尚未不惑的中科大少年班,无论从哪个计量角度,都堪称世界上最牛的优秀集体。唯一遗憾的是,大多数的神童们,后来离开了科学的荆棘路,在华尔街什么的去一领风骚了,少年班孩子这样的选择背离了大多数人对这个天才群体的预期。

科大少年班的神童们不是二木头,大多身怀琴棋书画类特长。有身高不到一米五,我一把就抱起来的小机灵;也有身高一米九六,学校不得不提供超规格床的大块头。考试十天半月就有一次,还要和比自己大四五岁的奥赛优胜者们一起比试,高强度高难度的学习,打掉了神童一路积攒的骄傲。用着只会打电话发短信老爷机的小家伙们,拒绝媒体的任何个人采访,攒着不服输的劲埋头向前。

此间少年,风华正茂,神与不神,都无关紧要了。

(作者为中科大少年班学生家长)